当前位置:首页> AI资讯> 马斯克正式「切脑」,Neuralink内部实验室照片曝光!7年计划22000例手术,全力研发只为对抗超级AI

马斯克正式「切脑」,Neuralink内部实验室照片曝光!7年计划22000例手术,全力研发只为对抗超级AI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Neuralink公司计划进行22000例手术,植入脑机接口以对抗超级人工智能。马斯克领导下的团队努力研发,内部实验室照片曝光。

最近,马斯克传记作者写了一篇Neuralink最新进展的长文。从明年开始,Neuralink将开始为人类植入脑机接口。

2024年计划进行11台植入手术,而到2030年,这个数字要增长2000倍,计划为超过22000人植入脑机接口。

作者在过去的三年里,曾10次前往Neuralink位于硅谷的工厂及其在奥斯汀的实验室访谈和参观,见证了Neuralink业务的不断发展。

在「时间管理大师」马斯克不停地催促下,团队在技术和野心上都有了的长足的进步。而在筹备人体实验的过程压力非常大,甚至是马斯克也从未体验过。

毕竟,特斯拉公司花了很多年才量产汽车,SpaceX公司的前三枚火箭也都爆炸了。

但是Neuralink的特别项目主管Shivon Zilis说:「我们的前三枚火箭可不能爆炸。这样的事在这里不能发生」。

Neuralink的人体手术,将移除患者的一大块头骨,以便大型机器人能将一系列电极和超细电线植入的大脑。

马斯克正式「切脑」,Neuralink内部实验室照片曝光!7年计划22000例手术,全力研发只为对抗超级AI

当机器人完成操作后,那块缺失的头骨将被一台四分之一硬币大小的脑机接口所取代,而脑机接口将在那里停留数年。

它的任务是读取和分析人的大脑活动,然后将信息无线传输到附近的笔记本电脑或平板电脑上。

Neuralink的目标是证明该设备能够安全地从病人大脑的这一部分收集有用的数据,这是将人的思想转化为计算机能够理解的一系列指令的关键一步。

而之后,Neuralink的目标是通过脑机接口将人类改造为人机融合体,从而在未来达到人类与人工智能的共生状态。

在去年年底Neuralink的一个内部会议上,马斯克要求工作人员需要大幅加快工作进度,原因是需要确保混合人体植入的大脑与理论上即将出现的超级人工智能相比依然能够保持竞争力,否则人类的生存可能会受到威胁。

「我们需要在人工智能接管人类之前到达那里,」马斯克说。

Neuralink联合创始人兼工程副总裁DJ Seo也宣称「实际上,长期目标是让数十亿人可以使用脑机接口,释放人类的潜力,超越我们的生物能力限制。」

从构想到人体实验,走了35年

现代大脑植入的历史始于20世纪90年代的技术突破。

科学原理其实并不复杂:思维会导致神经元以特定的模式发射信号,而这些模式在大脑中具有一定程度的一致性。

当一个人想到要移动自己的手臂和手指时,无论他们是否能实际移动,大致相同的神经元都会发生反应。

当人们想要移动鼠标光标点击电脑屏幕上的某个地方时,大脑也会以类似的、一致的方式发光。

说话也是如此:如果你能想到说出一个字母或单词,你就会让神经元发生与实际说出该字母或单词相同的反应。

即使你不会说话,经过训练的脑机接口也能分辨出你的意图,理论上能代替你说话。

真正挑战在于找出神经元活动和人类词典中对应的每一个词条,这需要收集和研究大量有关许多人大脑信号模式的数据。

要想获得最清晰的信号,就必须将传感器尽可能靠近神经元。

2016年,马斯克与七名科学家共同创立了Neuralink公司,并自掏腰包1亿美元作为启动资金。此后,Neuralink已融资超过5亿美元,包括今年的获得的2.8亿美元融资。

这也吸引了投资者关注其他脑机接口项目,包括长期存在的大学项目和较新的初创公司。根据PitchBook的数据,去年有37家脑机接口公司筹集了超过5.6亿美元的资金。

这些企业大多有着相同的主要目标:制造一种可以离开实验室的大脑扫描设备。理想的植入设备将拥有强大的计算能力,能够记录和输入大量数据,还能通过强大的无线信号传输数据。

这一切都必须在使用尽可能少的电池电量的情况下完成,而且运行温度不能过高,以免刺激或伤害病人。除了硬件之外,脑机接口公司还需要掌握用来破译脑部信号和实际意图的联系的AI技术。

Neuralink的植入体位于头皮下方,与头骨齐平。它具有足够的计算能力,可以处理远远超出思考和点击鼠标的各种操作。

在不久的将来,这一代脑机接口可以实现高速打字以及光标的无缝使用。

Neuralink还一直在研究一种补充性脊柱植入体,旨在恢复瘫痪患者的运动和感觉。

「该公司的短期目标是建立一个通用的脑机接口,并恢复那些患有神经系统疾病,医院也无法有效治疗的病人的自主能力,」

Neuralink联合创始人兼工程副总裁DJ Seo说。「然后,实际上,长期目标是让数十亿人可以使用它,释放人类的潜力,超越我们的生物能力限制。」

虽然行业内,Neuralink的进展不是最快的,但他们的原始技术最接近于大脑中的通用计算机。

植入体有1000多个电极,用于收集大脑数据。Neuralink硬件是处理、通信和充电系统的嵌套系统,还包括电池和信号放大设备。

与此同时,竞争对手仍然必须通过电线将他们的植入体连接到笨重的起搏器大小的电池和放大器单元,这些电池和放大器单元通常通过手术植入患者的胸部。

Neuralink的电池可持续使用几个小时,并且可以通过定制的棒球帽在几个小时内无线充电。

没时间了,必须赶在AI接管人类之前成功

Seo和Musk是目前还在Neuralink公司工作的创始人。

Seo负责植入体和手术机器人的开发。

从斯坦福大学毕业仅两年的计算机科学家Jeremy Barenholtz成为公司的主要高管之一,负责管理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艰巨的审批程序。

马斯克召集高层管理人员和工程师,向他汇报人体试验的最新进展。团队成员聚集在办公室主要工作区的一张宜家风格的长方形桌子旁。这是一个开放式的大空间,里面摆满了电脑、机器人原型和测试设备。

马斯克身着黑色西装,手持红牛,站在桌前,开始询问竞争对手的情况。

在员工介绍最新情况时,他向他们提出了一些技术问题。他尤其关注Synchron,该公司已获得监管部门批准开始人体试验。

马斯克催促Seo和其他工程师加快进度。他希望机器人能在更短的时间内完成手术,最好不需要人类外科医生的帮助。

他希望芯片专家忘掉在学校学到的知识,尝试更简单的制造技术。他希望植入体看起来更光滑、寿命更长。

马斯克进行了一种他特别适合的模式匹配,他提前考虑了一系列设计调整将如何影响生产线上的大规模生产。

他这种 「过来人」的态度似乎让员工们相信,他是对的——他有自己的总体规划,他知道他们能够按照计划完成。

马斯克的管理风格有其优点。他建立了世界上最成功的火箭和最有价值的汽车公司。当然,很多人也了解,这些公司刚开始的时候可能会一团糟。

Barenholtz告诉马斯克,FDA希望在公司完成首例手术后至少等待一年,再尝试植入更多的人。

但马斯克表示,「如果这东西效果很好,只需要给FDA写一封信,我保证他们会批准下一步。」

事实证明,马斯克对FDA的判断是正确的。

Neuralink收到了数以千计的潜在患者的热烈追捧,该机构最近为它开了绿灯,允许它在2024年进行更多的植入试验,而无需长达一年的评估期。

几个月后,马斯克把目光更多地投向了Onward公司,该公司生产的植入体可以紧贴脊柱,发送电脉冲以帮助恢复肌肉活力,使瘫痪病人能够重新行走。

而Neuralink也开始开发自己的脊柱植入体,并将其与大脑植入体配对。

在听取有关脊柱技术进展的汇报时,尽管马斯克没有接受过正规医学培训,却依然能跟上思路并提出建议。

他的想法有时与实际情况相去甚远,但也常常一针见血。

据芯片部门大脑接口负责人Zack Tedoff说,有一次,半导体工程师根据马斯克的建议重新调整了将导线粘合到公司芯片上的工艺,他们的生产速度提高了50%,而且良品率也提高了。

研究脊柱植入体的团队回到绘图板前,改进技术,让他们的猪以更真实的方式行走。

而Zack Tedoff或多或少地开始住在办公室里,以满足马斯克的每一个要求。

据估计,每次植入手术的费用约为10500美元,包括检查、零件和人工费,并将向保险公司收取约40000美元。

公司预测,五年内年收入将高达1亿美元。Neuralink表示,计划在2024年进行11例手术,2025年27例,2026年79例。然后,根据提供给投资者的文件,手术数量将从2027年的499例增加到2030年的22204例。

马斯克表示,工作人员之所以需要大幅提高工作效率,是为了确保人类植入的混合大脑与理论上的超级人工智能保持竞争力,否则人工超级智能可能会消灭人类。

「我们需要在人工智能取代人类之前达到目标。」

实验室中的「祭品」

在动物身上测试医疗设备并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在某种程度上,这种做法是科学祭坛上的一种动物献祭,增加动物的痛苦,希望减少人类的痛苦。

然而,Neuralink公司在对待动物试验对象方面受到了特别的审查。

今年,多家媒体的报道详细介绍了手术并发症、行为副作用和长期痛苦,尤其是实验室里的灵长类动物。

报道称,一些被植入神经的猴子抓挠头部直至流血,或表现出绝望或痛苦,直至被安乐死。

Neuralink承认在探索性手术过程中出现过失误,但将失误归咎于人为错误,而非设备问题。

并强调那些报告都是以前的情况,当时还没有在弗里蒙特建立自己的实验室,而且已经竭尽全力为那里的动物提供更好的生活条件。

负责管理Neuralink非人类实验对象的Autumn Sorrells说,「我会一直想办法保护我面前的动物。我们被称作「杀手」和「虐待动物的人」,然后又不得不来上班,依偎着绵羊,确保它们度过美好的一天。这太难了。」

她说,Neuralink的动物有更大的笼子、更多的食物和娱乐选择,社交活动也比她在其他实验室看到的要多得多。

记者看到同一群猕猴住在弗里蒙特已经三年了。它们都在大脑中植入了不同的装置。这些装置可以被移除,有几只已经升级到了更新的型号。

其中17只猴子仍然活跃、健康,并在现场为Neuralink提供大脑数据;三只猴子退休后被送往保护区;还有一只猴子在计划的终结手术中被安乐死。

在宽敞的游戏室里,摆满了玩具、仿真树和游乐设施。整个设施内经常播放音乐,电视机也随处可见,播放的大多是自然节目。

猴子的主要作用是证明设备和手术机器人都能按预期工作。它们喜欢的时候,也会通过玩电脑游戏为公司的思维翻译做出贡献。

Neuralink有一个房间,里面的猴子坐在电脑前,盯着笼子外面的笔记本电脑屏幕。他们可以选择涉及操纵杆和触摸屏的游戏,也可以选择依靠大脑控制点击的游戏。

比如由这样的游戏:屏幕上出现一个35×35的小方格,然后一个方格突然亮起。猴子的目标是通过思考将光标移到亮起的方框上。随着时间的推移,猴子完成任务的速度越来越快。

Neuralink公司的猴子一边工作一边吃水果和冰沙,想停就停。「只要它们离开我们所谓的同意区,就意味着它们已经完成了工作,我们需要后退。」

公司开始将动物试验和大部分业务从加利福尼亚州转移到德克萨斯州,在奥斯汀郊外的37英亩牧场上新建了一个更大的园区。

园区内有一个带多个手术室的手术设施、谷仓、病理大楼和一个以科幻为主题的员工酒吧。

Neuralink表示,它计划为灵长类动物建造一个室内外空间。现在,这里圈养着几十只羊和猪。

这些猪都背着小背包,背包里装有电池,向它们头顶上的一个贴片供电,以保持植入体的电量。动物们的围栏里还有按钮,它们可以用鼻子按下按钮,要求得到食物或到谷仓外走走。

从鼻孔按钮到2.2万个人体植入体,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就像火箭出故障一样,如果手术出错或植入体向大脑泄漏化学物质,都会让公司面临很大的风险。

除了基本的安全性之外,该设备还必须兑现它的承诺。人类将能够向世界展示猴子无法展示的有关植入体的信息,包括技术的极限在哪里。

未来的植入体可能会有128个或更多的电极导线。Neuralink定制芯片的下一个版本应该会把电池寿命延长到11个小时。

Seo说,「我们的目标是达到一整天的续航时间,到那时,患者就可以通过内置在枕头中的充电板,在夜里为植入体充电了。」

尽管Neuralink想达成的目标非常艰难,尽管这可能是马斯克的吹的又一个牛,但这件事情一旦成功,确实将极大地改善许多人的生活。

本网站的内容主要来自互联网上的各种资源,仅供参考和信息分享之用,不代表本网站拥有相关版权或知识产权。如您认为内容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尽快采取行动,包括删除或更正。
AI资讯

研究发现:AI生成的白人面孔已达到“超真实”水平

2023-11-14 11:23:16

AI资讯

英伟达发布全新AI处理器H200,性能提升60%-90%

2023-11-14 11:27:25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